当前位置:首页> HR快讯 > 新闻内容

3000海归打拼700企业

发布日期: 2016-07-18 来源:广州日报-何瑞琪


  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势头风生水起,海外留学人员嗅到时代先机,纷纷回国投身创业大潮。截至2015年,中国留学回国人员总数达221.86万人,仅2015年一年,回国人数就占了1/5,达到40.91万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成为海归人才创新创业首选。

  在广州,承载着国家创新中心城市的战略宏图,具有国际化背景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在此一展抱负。仅在广州开发区,已聚集3000多名海归,国家“千人计划”人才56人(占全市的2/3以上),全部具有海外留学背景。他们在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智能装备等“高精尖”领域,锐意创新,形成新时代背景下蔚为大观的“海归经济”。

  广州开发区已建成和认定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5家,区内孵化器总面积369万平方米,建设了加速器100万平方米,构建了“创客空间-孵化器-加速器-科技园”的全链条孵化体系。

  最新数据显示,广州开发区有3000多名海归在区内创业,已经聚集两院院士33人,国家“千人计划”人才56人(全部是海归,占全市的2/3以上),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5人,创新创业“国家队”已经达到97人。广州开发区一跃成为广州人才总量最大、创新创业最为活跃的区域。

  回国原因谈

  国外创业遭遇“天花板”

  国内创业已现“黄金期”

  国家“千人计划”人才、普霖医疗科技(广州)有限公司总经理曾毅谈起回国的原因,感叹时代的机遇稍纵即逝:“在医疗器械领域,中国起码还有5~10年的黄金窗口期,我想不能再等了。”

  2009年,曾毅开始琢磨回国创业的事。他的个人履历足够耀眼——清华大学毕业后出国,取得了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生物化工及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学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医学工程博士后,并在数家国际一流医疗企业承担研发任务。如果继续留美、前程无忧,但他也深切感受到,在美国创业有多么的不容易。

  在海归创业者当中,持有像曾毅一样想法的人很多。国外创业有各种形式的“天花板”,国家“千人计划”人才、暨南大学食品安全与营养研究院院长石磊说,此前他曾在日本大阪府立大学做研究员,国外的创业环境有诸多“掣肘之处”,当中国正酝酿着创业风暴,不少地方都向海归人才抛出“橄榄枝”,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对“海归”创业者的服务可谓下了“重本”。他就毫不犹豫地回国了。

  此时,广州推进商事制度改革等简政放权举措,从政策环境上放松管制,降低创业成本,培育创业创新土壤,积极招揽这批“高精尖”人才。据广州留学人员服务管理中心方面透露,广州留学生归国人数以年均30%的速度增长,大多数来自经济、金融类专业。

  曾毅和石磊都不是广州人,但都不约而同地相中了广州,并到广州开发区开始了新一番事业。

  招揽人才经

  服务做到位 人才纷纷来

  海归创业看重软环境

  虽然国内巨大的创业空间对海归人才充满吸引力,但客观程度上也有“水土不服”。

  石磊说,现在海归更看重“软环境”。“海归创业大多集中在科技含量较高的高新产业,不是一两个学科带头人回来就能干的,行业集聚程度和科研环境才是决定海归落户的关键。”

  广州开发区有一点打动了他。区里有专人对接创企流程,带他们走访工业园区,亲眼看到很多企业如何在这里发展,在整个产业上下游的生态链正在打通,他终于下决心在此创业。

  广州为海归服务做得更细

  对企服务做得好,是广州开发区的一大强项。

  每个星期,开发区出一份《每周要点简报》,从“国家省市要闻”到“开发区新闻”,简单摘要数条。曾毅最为关注“项目申报信息”,他刚刚点开6月23日的简报关于《广东以色列企业研发合作计划第三轮合作项目联合征集的通知》。“我们企业和以色列有合作,看看里面有没有合适的项目,”他说,每一条服务信息都可能蕴含着巨大的合作商机,很感谢开发区主动地推送给他们。

  除此之外,针对不同的高层次人才,广州开发区建起了多种多样的“朋友圈”。这些“朋友圈”信息丰富,无数有闪光点的思想火花交织,促进了人才之间的交流。

  开发区为海归雪中送炭

  广州市恩德氏医疗制品实业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尹良红是今年上半年公布的第十二批国家“千人计划”创业人才、广州市唯一入选者,尹良红与广州开发区的故事更为深情。

  1998年,尹良红从德国归来,带领团队研发了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血液透析机,无奈遭遇资本战,公司被迫卖给了美国。尹良红非常痛苦,2011年,她决心在广州开发区再创业。从开发区领导到科信局,都给她鼓励,并给予源源不断的扶持。5年时间,公司为研发新型生产透析机、透析器(血透耗材),耗资高达6000多万元,其中有一半资金,来自国家和省市区的项目评选扶持资金。广州开发区“雪中送炭”,功不可没。

  支持海归,广州开发区拥有其他城市所没有的优势。除了给房子和给票子,广州开发区更注重从体制机制上为海归创业提供便利。每名区领导挂点联系2个高层次人才企业,开设“人才直通车”,一对一地解决了人才创新创业中遇到的问题,让海归们不再有不适应国内政策环境的忧虑。 (下转A2版)

  (上接A1版)  海归经济,归根结底就是人才经济。

  最新数据显示,广州开发区有3000多名海归在区内创业,已经聚集两院院士33人,国家“千人计划”人才6人(全部是海归,占全市的2/3以上),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5人,创新创业“国家队”已经达到97人。广州开发区一跃成为广州人才总量最大、创新创业最为活跃的区域。

  海归钟爱到广州开发区创业,并非没有道理。早在20世纪90年代,广州开发区就已经探索出一条成熟的经验。其首创以“智力交易”为主的留交会、留创园,为海归创业提供良好的服务对接平台。

  “留交会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如今不仅可以吸引中国籍的留学生回到中国,还能吸引外国籍的人才来此发展。”去年11月,广州的老朋友、2006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得者克雷格·梅洛教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2011年,以梅洛教授为带头人的“基因沉默技术与治疗研发团队”作为广东省引进的第二批创新科研团队落户广州开发区企业锐博公司。

  如今,在留创园之外,随着创客空间等新型孵化器的兴起,广州开发区注重引导,支持其发展壮大,进一步促进产业链完善。截至目前,广州开发区已形成印客时光、拓思、创客空间、凯得创客空间、红房子创业吧、高德汇“外来店”等创客聚集场所,延伸出创梦空间、瞪羚750早餐会、瞪羚咖啡天天秀等多个服务对接平台。

  如今,广州开发区已建成和认定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5家,区内孵化器面积369万平方米,建设了加速器100万平方米,构建了“创客空间-孵化器-加速器-科技园”的全链条孵化体系。依托骨干科技企业,形成内生孵化、外延孵化、协同孵化三大孵化模式。

  优秀的人才政策,带来了“高精尖”技术的开花结果。例如,石磊独创的恒温荧光分子检测技术平台,打破了食品安全检测周期长的局限;曾毅研发新型胸、腹主动脉覆膜支架系统,较市场中主流产品有较大的创新;尹良红研发的多功能血液净化仪,已通过了产品检测,收到国外纷沓而至的订单……

  截至当前,广州开发区人才工作的财政投入累计2亿元,撬动省市资金10多亿元,吸引社会资本投入创新创业高达100亿元。全区高层次人才自主创办企业79家,参与企业创新15家,2015年高层次人才企业实现产值317亿元。35家人才创业企业成长成为瞪羚企业,占全区瞪羚企业总数的1/3强。

  未来,广州开发区还将进一步推动行政审批改革、转变监管方式、加大知识产权保护,从创业环境上着手,为海归提供完整的政策支持。



相关阅读

0.042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