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独家精选 > 新闻内容

深圳创新启示录(上):从“四个难以为继”到创新栖息地

发布日期: 2015-05-27 来源:南方网--邓红辉


  坚守与舍弃

  产业选择中的战略定力

  沿深南路从东往西,国贸大厦、地王大厦、广电大厦、华强北、深圳证券交易所大楼、深圳高新区等地标次第出现,浓缩了一部深圳经济成长史。

  创造了“深圳速度”的国贸大厦见证了深圳外贸加工的辉煌,深圳高新区和华强北因深圳向高新技术产业转型而崛起,深圳证券交易所大楼原址则是高交会早年举办地。

  以“三天一层楼”速度建成的国贸大厦,是深圳外贸加工的代名词。深圳通过“三来一补”等模式,承接了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产业转移,迅速实现经济起飞。

  但“三来一补”附加价值低、技术含量少,不利于经济长远发展。1991年,深圳果断选择电子信息产业为突破方向,开始二次创业。此后,深圳有针 对性地布局了新一代信息技术、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生物等战略性新兴产业。深圳高新区和华强北等地标,都在这一时代大潮中应运而生。

  在这次转型中,深圳没有拘泥“轻工业—重工业—高新技术产业—服务业”的产业升级路径,而是跳过重工业,直接由轻工业过渡到以信息化为重点的高新技术产业。

  这一跳跃也曾有过争论。本世纪初,国内一些城市苦心布局的重化工业进入收获期,这些产业投资大、产值高、见效快,对正经历着“特区不特”阵痛期和“你将被谁抛弃”怀疑期的深圳形成很大诱惑,使深圳一度也萌生“适度发展重化工业”的想法。

  2005年,深圳曾试图在龙岗区大鹏半岛的坝光建立精细化工园,建成后预计每年可带来1200亿元工业产值,相当于再造一个龙岗。

  但坚守者认为,深圳电子信息产业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此时发展重化工业,将与高科技产业竞争资源,是“弃长扬短”。

  坝光精细化工产业园在2011年初正式下马。2013年9月,深圳市确定以坝光为核心建设国际生物谷。基因测序产出能力占全球一半以上的华大基因,就是落户在国际生物谷的明星企业。

  以全球最大的消费电子基地为核心营造的创新生态,是深圳创新驱动不断发力的基石。当年在产业选择上的“舍”与“守”,使深圳展现出“硬件硅谷”的无限风光。在本次党代会,深圳更进一步明确了“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一流科技创新中心”的奋斗目标。




相关阅读

0.0437s